?
媒體動態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名駒 > 媒體動態

《都市快報》采訪名駒獵頭沈敏躍:令人警惕的信號?

2016/05/25

互聯網創業潮降溫 人才身價公司估值繼續下跌


一位產品總監年薪直降30萬仍無企業接盤


去年開出50萬年薪也未必搶得到的互聯網產品總監,今年卻在人才市場上無人問津;有著2年投資人身份,和6年互聯網企業創始人身份,今年選擇了投身職場開始求職。


去年互聯網創業風起云涌,在招聘市場掀起軒然大波。不過,才一年左右的時間,招聘市場似乎又恢復了平靜。而人才需求降溫,也是這一輪互聯網創業潮逐漸歸于平靜的一個真實寫照。


記者 沈積慧 袁春宇 漫畫 連誠


做了8年投資人和創始人今年主動求職


昨天,杭州某人人力資源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收到一位求職者的電話。在簡短的聊天之后,通過電子郵件查閱了這位求職者的簡歷,看完之后很感慨:“做過2年多的投資人,考察過300多個行業,并且成功創辦了自己的互聯網金融公司,這樣懂管理、有戰略眼光、對互聯網 金融有深度涉足的人才,去年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在這位負責人的印象里,去年互聯網創業潮風起云涌,JAVA、前端、架構等技術性人才一票難求,產品經理、運營總監等人才的身價更是水漲船高。


很多剛大學畢業一兩年的職場新手,手上同時拿著五六份offer。“去年我們的獵頭顧問主動找上門,一般這些人才都愛理不理,因為可選擇的余地太多了。”負責人說。


不過,今年風向發生了變化。一些人開始主動找到獵頭,物色新的工作。其中,一些主動投簡歷的人甚至具有創始人或投資人背景。


“從這么多年的獵頭經歷來看,有過投資或者創業經歷的人,一般是不太輕易出來找工作的。”在他看來,隨著資本的降溫,去年因為互聯網人才市場供需嚴重失衡而導致人才身價暴漲的行情已經終結。


“今年人才供需開始慢慢地微調,對企業來說是好事。”負責人說,對于創業公司來說,人才薪水越高,員工成本支出越大。


50萬年薪的產品總監


去年搶著要今年沒人敢接


雖然實體經濟一直很低迷,但對于杭州的獵頭公司來說,去年的互聯網創業大潮給這個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機會,互聯網企業成為獵頭公司最大的金主。但今年這些依賴于互聯網公司的獵頭公司普遍日子不太好過。


“春節后的3月份和4月份,就沒有互聯網公司的新訂單進來了,基本上靠老客戶維持。”杭州一家獵頭公司的負責人說。


去年很多剛拿了融資的公司大張旗鼓地四處挖人,有的一次招聘動輒一兩百人,甚至兩三百人,而今年招聘變得謹慎多了。“像C 前端、架構等緊缺類的人才,一般先招四五個,穩定之后再招幾個,很多公司是這個策略。”


名駒獵頭負責人沈敏躍記得,去年一位資深的產品總監身價炒到年薪80萬元,甚至更高,依然供不應求,但今年即使以50萬元的年薪掛出去,很少有企業愿意接盤。


除了融資越來越難拿的因素,也與企業在不同融資階段的招聘策略有關系:企業處于天使輪或A輪時,是迅速擴張期,招聘策略往往很激進,需要大量招兵買馬占領市場。等到B輪甚至C輪,人才戰略更為清晰,開始吸納技術大牛等關鍵性人才。


杭州一家互聯網公司估值


一年降了四分之三


杭州文三路上的中小企業大廈,聚集著眾多互聯網公司。對于這些公司發生的變化,在這里上班的白領王軍有著直接的體會。去年王軍每天都會在上下班時,碰上公司樓下有人在派發宣傳單頁。“每天都有一到兩家,基本上都是做O2O的互聯網公司。”


今年開始這樣的情形已經不在,“現在一周也碰不到一家發宣傳單頁的公司。”細心的王軍發現,過去那些派發傳單的公司大都已搬離,原先的辦公室里又換上了新的公司。王軍告訴記者:“就在我們公司樓上,好幾家做O2O的公司經營不下去,關門了。”


“現在這類的公司根本融不到錢,當然只能關門了。”職業投資人老李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就不太愿意投純互聯網平臺的企業了,很多互聯網公司就是燒錢買用戶,但根本拿不到現金,真正具有盈利模式的太少了。過于充裕的資金,已經讓許多創業公司喪失了畏懼之心。”


老李最近正在接觸杭州一家做互聯網大數據分析的企業,去年年中有風投給這家公司的估值接近40倍,但創業者還是嫌少。如今情況徹底反轉,這家公司的估值被降了四分之三,企業還是融不到錢,投資人仍在猶豫。



技術支持:博采網絡 COPYRIGHT ? 2014 名駒獵頭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杭州市西湖區振華路200號瑞鼎大廈A座1245-1247 電話:0571-56662378

浙ICP備14021119號-1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