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動態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名駒 > 媒體動態

《都市快報》采訪報道: 名駒咨詢總經理沈敏躍

2015/02/09

最近,杭州一家獵頭公司收到一批求職簡歷,因為資金鏈斷裂,一家交易平臺的初創團隊被迫解散。而在大半年前,這家企業因為拿到800萬元的天使資金而風光一時。

 

 

動不動年薪百萬、股權、期權,在過去的一年里,互聯網創業潮風起云涌,平地而起的創業公司在拿到大量融資之后展開搶人大戰,在職場引發跳槽熱潮。不過現在,隨著互聯網投資熱的降溫,創業的錢沒那么好拿了,創業潮中出現了第一批失業游民。

 

 

半年燒光800萬 資金鏈斷裂

 

 

創業團隊被迫解散

 

 

定位于給企業做各種專業服務,去年杭州這家由幾名大學生創立的交易平臺在獲得800萬元的天使輪資金之后,通過獵頭和其他渠道進入瘋狂的招聘期。“最多的時候股東有八九個,員工有四五十人。”接了這筆訂單的杭州名駒獵頭負責人沈敏躍說。

 

 

不過,風光的時間并沒有持續多久。今年,在支付了大額的員工工資和房租成本之后,800萬元很快花完,團隊不得不就地解散。

 

 

“支出的大頭主要是人力成本。”沈敏躍說,幾個股東的年薪平均都在二三十萬元,這一部分支出就吃掉了大部分的資金。

 

 

從拿到800萬天使輪資金到團隊解散,僅僅用了半年時間。

 

 

創業的錢沒那么好拿了

 

 

互聯網創業潮開始降溫

 

 

7月31日,號稱美國家政O2O鼻祖的Homejoy正式關閉,成立一年多、獲得近4000萬美元融資的成績并沒有讓它迎來期待中的C輪投資,燒錢的狂奔之路也隨之戛然而止。

 

 

事實上,在這一輪互聯網創業熱潮里,Homejoy的關閉并非個例。去年被炒得火熱的拼車行業,今年已連續關閉了兩家——友車和愛拼車。同樣,扎推死亡的還包括拒宅網、找好玩兒、徒步狗觀光、果凍觀光等旅游互聯網企業;庇護網、36號教室、助考幫等教育互聯網企業;以及房屋網、程途網、億言堂等房產互聯網企業。

 

 

ChinaVenture投資中國網7月中旬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互聯網行業VC/PE融資事件規模為37.89億美元,環比下降50.36%;融資案例數量222起,環比下降10.84%(僅公開數據而言)。

 

 

“今年三四月份以后,除了像滴滴這樣的大鱷,就很少在公開場合看到企業拿到大額的融資,而在去年和今年年初,各類創業公司平地而起,拿錢是很容易的事情。”在杭州分公司城市總王翔看來,去年互聯網創業潮興起,各行業百花齊放,不過現在互聯網的格局已發生了巨大變化。

 

 

“阿里入股蘇寧、京東牽手永輝、趕集網和58同城合并,像這樣的行業大鱷相互組團越來越普遍,在各個行業里占據一方,小的創業公司很難有生存的空間。”王翔說。

 

 

員工吃掉了大部分資本

 

 

互聯網創業潮出現第一批失業者

 

 

動不動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的年薪,還有期權、股權,去年以來這些充滿誘惑的字眼充斥著職場,并引發了一波跳槽風潮。

 

 

“從瘋狂搶技術型人才、運營人才,到HR這樣的普通崗位,整個職場的人都很浮躁。”前程無憂杭州分公司市場部經理史利鵬說,一個HR主管,在傳統行業可能只有五六萬或者七八萬年薪,但是到了互聯網企業,身價一下子被抬高到十七八萬元,“這種誘惑是很大的。”

 

 

獵頭負責人方垚發現,不同的行業人力成本占總體運營成本有著巨大差異。比如,房地產行業人力成本占總成本不到2%,傳統制造業的人力成本占到10%左右。相比之下,互聯網企業的人力成本高得驚人。“我接觸到的有些互聯網企業,人力成本占到60%-70%。”方垚說,“技術人員和核心成員的年薪都有二三十萬元。”

 

 

在資本的推動下,互聯網企業的用人成本還在進一步推高,各種誘人的福利也層出不窮。比如,每天為員工提供大量的水果零食、酒水飲料,甚至為加班員工提供夜宵。這種福利也常常讓傳統企業汗顏。

 

 

“大部分錢被燒在了員工身上,這也意味著,如果沒有后續的資金進來,資金鏈就面臨著斷裂。”方垚說。

 

 

互聯網企業生存周期短

 

 

跳槽風險高

 

 

“這一撥職場跳槽,與2009年左右那一撥很像。”沈敏躍記得,2009年那一年,是他從業十多年最忙碌的一年,甚至連十一長假都在加班加點。“訂單來不及接,獵頭只挑好的單子接。”

 

 

沈敏躍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后,國家發行了大量貨幣提振經濟,這些錢大多涌入了房地產、建筑和各個熱門行業,大量項目上馬,企業到處招人招團隊,房產公司成為跳槽的大熱門,職場一片繁榮。

 

 

不過短暫繁榮之后,經濟并沒有持續向好,到2011年底,隨著房地產行業的不景氣,這一撥跳槽熱開始慢慢熄火,職場出現了第一批跳槽失敗的求職者。

 

 

“上一撥以房地產為代表,周期相對比較長。互聯網企業的生存周期很短,跳槽風險更高。”王翔說。

 

 

去年9月專注早期投資的經緯創投合伙人張穎給其所投公司CEO發了公開信,說泡沫就在那里隨時可能破裂,現在的熱度必將轉冷;易凱資本CEO王冉在今年初發出預警,2014年拿到A輪融資的公司有800多家,拿到B輪的有200多家,90%的創業者可能需要直面“C輪死”的可能。

 

 

在王翔看來,作為一位成熟的職場人士,在衡量自己要不要跳槽前,必須想明白兩件事情:跳槽的訴求點在哪里?能不能適應變化和適時止損?

 

 

“短期內有多次跳槽經歷,這樣的人即使之前履歷頂著光環,職場競爭力也會大打折扣。”沈敏躍說,近期收到一份簡歷,前面寫的履歷很光鮮:多年高管經歷,從業經驗豐富,專業化水平和管理水平很高。這次投簡歷,是想跳槽到互聯網行業。沈敏躍想都沒想,直接把這份簡歷打入了冷宮。

技術支持:博采網絡 COPYRIGHT ? 2014 名駒獵頭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杭州市西湖區振華路200號瑞鼎大廈A座1245-1247 電話:0571-56662378

浙ICP備14021119號-1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